《明日之子2》的造星秘笈是什么?

时间:2018-09-20 09:58:04阅读:编辑:
去年《中国有嘻哈》和《明日之子》这两档高投入、高回报的节目让外界纷纷预测网络综艺正式进入“大片时代”。


但也许正应了那句“剧集大年,综艺小年”的说法,在《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开年揽走大波流量、消耗观众对选秀综艺的观看热情的前提下,再加上年中《延禧攻略》、《香蜜沉沉烬如霜》这两部剧的火爆,今年暑期档综艺市场始终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不过,虽然大环境整体遇冷,但《明日之子》第二季却依旧获得了不错的播放量和较高的话题讨论度。据媒体整理数据,2018暑期档上新综艺中,《明日之子》第二季的有效播放量位居TOP1,远超第二名15亿。自开播以来,其每周的话题增量也都维持在亿以上,长期处于综艺榜前十的位置。


尽管《明日之子》第二季的舞台上没能再次出现像毛不易这样的现象级人物,但很多选手依旧凭借各自特色受到了不少关注。9月14日晚最强厂牌争夺战中,蔡维泽获得最强厂牌白金唱片,田燚和斯外戈分获黄金、白银唱片。少年们用冲撞,带领了今年夏天的正流行。

作为一档原创综艺,《明日之子》第二季将原创的理念贯穿到底,不管是赛程设置还是作品选择,都在原创方面花了不少心力。


跟去年一样,第二季的《明日之子》依旧沿用盛世美颜、盛世魔音、盛世独秀三大赛道的模式选拔九位选手成立九大厂牌。这其实是《明日之子》区别于其他选秀节目的核心逻辑。对此,哇唧唧哇总裁龙丹妮坦言,当初之所以会创造这样一种赛制模式也是因为可购买、可借鉴的版权终归有限,要想做出一档能够长久走下去的国民级综艺,最终还是要落回到本土创新。


而第二季的《明日之子》对比去年的第一季又有了二次升级。


首先是排播方式的变化。第一季《明日之子》在各赛道人员选定之后,从第四期开始就变成了直播模式。但到了第二季,节目前半程全部改为录播,一直到第六期“九大厂牌诞生夜”才首次进行直播。就两季对比来看,第二季缩减了四分之一的直播篇幅,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竞技属性,增强了真人秀属性。但龙丹妮表示,这同样也是出于帮助观众厘清赛道、星推官和选手关系的目的所做出的调整,“纯直播就是一首歌一首歌的比,很难有机会有一个窗口表达人物背后的思考路径”。也就是说,这种架构设计能够让观众更加直观地感受到“选手为什么选这首歌、这首歌要表达什么、最终呈现是否有达到初始预设”的完整闭环。


其次是赛制逻辑的革新。第一季在选出九大厂牌之后就告别了赛道概念,变为厂牌与厂牌之间的个人战。而今年则采取“一战到底”的策略,即便九大厂牌已经成立,选手之间也依旧存在战队区分,并会在各自赛道星推官的带领下,以团队为单位进行协同作战。


这种设计更能凸显赛道本身的特色和人文内涵,如盛世美颜赛道的精彩舞台呈现、独秀赛道的原创情怀,以及魔音赛道对声音的极致追求。同时,对于战队概念的强化也让星推官与选手之间的关系变得更为密切:李宇春不惜强忍伤病陪队员一起做体能训练;吴青峰身在台北却时刻关注队员动态,常常视频连线进行指导;华晨宇因队员的淘汰自责到情绪崩溃、激动落泪…在这一季节目中,星推官与选手之间亲如家人的情感流露成为引发观众共鸣的一个关键。


战队之外,今年还额外增加了几场合作表演。从队内合作到跨赛道合作,再到与火箭少女101、袁娅维等其他助演嘉宾的合作,节目让观众看到了选手在与不同类型艺人对撞时所产生的多元火花。在《明日之子》第二季的舞台上,合作演出不再只局限于一种增加节目可看性的手段,而是对选手潜力和多面性的进一步挖掘。

除了原创的赛程设置之外,《明日之子》第二季最大的“原创力”还体现在对于原创作品的支持力度上。


《明日之子》之所以会在去年名声大振,与毛不易那首红遍社交网络的原创作品《消愁》有直接关联。据节目组统计,第一季结束以后,原创歌曲的产出量竟高达98首。今年在进入直播赛段之前,原创歌曲的积累量就已经达到59首。


事实上,不管是腾讯视频还是哇唧唧哇,在面对这么多原创选手时,都曾经有过犹豫和忌惮。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称,做原创音乐的节目面临着两个问题:“第一是有没有这样的人才做支撑;第二是整个音乐市场存不存在这样的空间去包容多元的音乐创作者发展。”


龙丹妮也曾担心目前的原创音乐人大多偏小众,不知道这些选手是否能够被市场认可。但在第一季节目的选人和筹备过程中,她发现:“中国年轻人走到今天,他们的原创能力越来越强,甚至不太愿意为别人的音乐埋单。”节目监制马昊也认为:“自媒体的发达让年轻人可以创作自己,而创作音乐就是创作自己的最好途径。”于是,《明日之子》便成为了这些独立音乐人进行表达的窗口之一。


今年走得最远的一位创作型选手是蔡维泽。之前他的一首《你终究不爱这世界》唱哭了星推官吴青峰,也唱哭了屏幕前的很多人。这首歌是他在2015年为一位抑郁症朋友创作的,以“你终究不爱这世界”开头,却以“我终究爱这世界”结尾,让患有抑郁症的朋友从共情中获取鼓励,甚至还有网友留言说,《你终究不爱这世界》让她“在一座孤岛上,找到了另一个鲁滨逊”。

面对这些优秀作品,龙丹妮兴奋地说:“去年的感觉像是门被打开,洪水冲了进来,今年则感觉已经被创作淹没了。更多综艺节目都可以在这方面进行尝试,我相信会有更多的毛不易、蔡维泽涌现。”


原创节目架构的推陈出新,加上原创音乐作品的源源不断,这些“原创力”成为延续《明日之子》第二季生命力的关键。《明日之子》已经不单单是一档综艺节目,更是一个原创IP输出机器,它输出着《消愁》、《你终究不爱这世界》,也输出着毛不易、蔡维泽。


superstar可遇不可求,挖掘素人选手的潜在“偶像力”


在创造《明日之子》这个IP的同时,这个团队也在“创造偶像”,毛不易就是他们最成功的“作品”。


但龙丹妮也深知superstar的诞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它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工业化流程。从2005年的李宇春,到2013年的华晨宇,再到2017年的毛不易,每一个现象级icon的出现,中间都花费了差不多五到十年的时间。“节目是一回事,一个艺人到什么样的高点又是另外一回事。节目用工业化流程和标准的定制方式可以使艺人明星走到一个level,但如果他能再往上走,就又和很多其他要素相关,真的有天意在的。”


难道因为superstar可遇不可求的偶然性就不再继续做了吗?当然不是,只有持续不断地将这件事做下去,才有可能以最游刃有余的方式去迎接这个人的出现。“我们预计中国互联网未来可能三年就会有一个超级巨星,但对不起我们真的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在哪儿、通过什么节目出来…如果大家为这个事情做好准备了,可能那个人就会诞生在这个位置上,谁知道呢?”龙丹妮说。


因此,《明日之子》格外重视对于选手潜在“偶像力”的挖掘。不管是在传统媒体时代,还是新媒体时代,偶像的本质其实没有变,都是引发粉丝崇拜的对象,变的只是认知渠道,以及由不同时代带来的不同需求。

在这一季节目中,节目组增加了更多真人秀内容去帮助选手更充分地展现特质。


比如在密室访问环节,当主持人提及星推官对蔡维泽比赛以来始终没有太大变化的质疑时,他却淡定回应:“偶像养成节目,大家想看到你成长的曲线,但谁说进步是需要用改变来定义的呢?我不会改变。”于是,他一如既往地选择以小众音乐面对观众。蔡维泽的这种个性和态度也成为了他最吸粉的魅力点。


而从小镇走出来的斯外戈则让观众看到了草根偶像的坚持。家庭条件艰苦,斯外戈靠一部手机、一面白墙在短视频平台成为网红,参加这档节目正是希望可以借此被更多人看到。但到了《明日之子》第二季,他却因为实力与人气的不对等,屡屡遭受来自各方的质疑。在密室,当被主持人问及是否觉得自己能够继续生存下去,斯外戈自信地说:“第一期可能觉得很迷茫,越到后面越觉得,当然,我不走下去谁走下去?”通过十二期内容的呈现,粉丝从斯外戈身上看到了不断被击倒,又不断爬起来的小人物式顽强。


“创造偶像”是腾讯视频从2016年就立志要做的一件事。但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化学反应很多时候都毫无规律可循,《明日之子》就是关于“当下年轻人追随的到底是怎样的偶像”这一命题的盛大实验。偶像不会只是统一标准、单一出口,而应当是多元化类型。


相关资讯

评论

    评论加载中
?
?
快三顺口溜逢4下